豆芽

记得大一时某位师兄曾说,最鄙视你们这些喜欢拍花花草草的人了,跟那些退休的大叔大妈们爱好一样……其实我才最鄙视那些从来只想拍大片搞大制作,却无心观察脚下的人。
站在南座五楼阳台,看到来摄影的全都是中老年人,全幅上架着400mm以上焦距的炮筒镜头,我默默掏出了我的小八。看到我镜头的焦距,一位大爷还把他的黄金位置让给了我,竟觉得他很可爱。
木棉真的很美,昂扬灿烂,还是清热解毒的好药材。就像热爱生活的广州人,既开放蓬勃,又细润温柔。
相信真正能豁达远足的人,一定既能仰观宇宙之大,又会俯察品类之盛。对了,我好像才知道木棉的话语是珍惜当下的一切。

评论

热度(1)